The Man in IC&Radio

很少有人会讲到这些奇妙的故事,因为它们往往处在历史课程和工程课程之间的夹缝中。然而应该有人来讲这些故事,因为这样可以回答许多人们经常问到的问题(“为什么他们不这样做?”,回答是“他们过去曾这样做过,但它使关键部件质量变差”)。这一极为曲折的无线电历史简短触及了这些主要故事中的一些,并为那些想要进一步探索的读者列出了参考文献。[1]

Gordon Moore[2]

摩尔定律是由英特尔创始人之一戈登·摩尔提出来的。其内容为:集成电路上可容纳的电晶体晶体管)数目,约每隔24个月便会增加一倍;经常被引用的“18个月”,是由英特尔首席执行官大卫·豪斯所说:预计18个月会将芯片的性能提高一倍(即更多的晶体管使其更快)。

维基百科:摩尔定律

Julius Edgar Lilienfeld[3]

还记得你的MOSFET不?

Julius Edgar Lilienfeld (April 18, 1882 – August 28, 1963) was an Austro-Hungarian-born German physicist and electronic engineer. He was born to a Jewish family in Lemberg in Austria-Hungary (now called Lviv in Ukraine) and moved to the United States in the early 1920s (he became an American citizen in 1934). Lilienfeld is credited with the first patents on the field-effect transistor (1925) and electrolytic capacitor (1931).

Edwin Howard Armstrong[4]

美国的无线电天才在20世纪20年代初期设计了一些电路可以用增益的对数来换取带宽,而不是像通常认为的那样增益和带宽多多少少应当直接互换。

Oleg Losev[5]

自学成才的前苏联无线电工程师进行蓝色LED(发光二极管)的实验并建造可工作至5MHz的全固态电路的无线电,而这发生在晶体管发明的25年之前。

John R. Carson[6]

AT&T公司的John R. Carson对调制进行了详细的数学研究,到1915年时已充分了解了幅值调制(AM)的低效率缺点。他发现幅值调制包含有一个不含任何信息但却消耗功率的载波以及冗余的边带。基于这一研究产生了三个专利,它们描述了用来抑制载波并同时消除其中一个边带的电路。这使他同时成为双边带抑制载波(double-sideband, suppressed carrier, 即DSB-SC,常称为SC-AM)及单边带(SSB)幅值调制(AM)方式的发明者。在此之后他又发表了一篇重要的论文,正式确定了SSB频谱高效率的特点。在谈了更进一步减少传输带宽的一般概念之后,他得出结论:”可以相信,所有这些技术都涉及到一个根本的谬误。“这篇论文花费了很多篇幅来详细考察频率调制并得出结论:”这一调制方法从本质上就会失真而且不会带来任何其他的好处。“这样出自令人尊敬的权威之口的强烈的反对之声从根本上阻止了以后十多年中对频率调制的进一步研究。

在真正的真理面前,又有谁的话会是真正的真理呢?

Guglielmo Marconi[7]

Marconi几乎独自通过使无线通信成为一项重要的产业而使之成为一项重要的技术。

参考文献

[1][4][5][6][7] 参考自:《CMOS射频集成电路设计(第二版)》

[2][3] 参考自维基百科

V0.1 2016-1-6 Tacu Lee

V0.2 2016-1-26 Tacu Lee

V0.3 2016-1-28 Tacu Lee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TacuLee » The Man in IC&Radio

赞 (0)

评论 0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